那缪枝

『欧相』染指你,是我的兴趣(二)

-这里宋枝/八木枝,文笔渣到了一定程度,但我对欧相的爱是真的qvq
-欧相吸血鬼paro(也许这会是个……伪长篇??)
-6月刚入坑,ooc我的,欧相永远在一起吧w

      欧尔麦特发誓,自己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荒唐的事。
      ……这算什么?
      自己只是在心里想着“想要一件大衣马上出现”,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就从天而降了到自己面前了?
      不可能的。
      除非他是小说主人公。
      欧尔麦特摇了摇头,随即走上前去,带着一份并不太属于平时的他的好奇心情,俯下身来细细观察这个男人。
      男人昏倒在道路中央,一身全黑的休闲衣上,竟是有几个看似是烈火灼烧而形成的细小的褴褛破洞,微微露出内里一点苍白而精致的肌肤。面容消瘦,黑眼圈重而又重。胡子拉碴,嘴唇颜色尽显灰败。他双眼尽阖,确是在沉沉昏睡,黑色乱发略嫌长地曳至脖颈下方,整个人看起来颓唐憔悴。即便如此,昏睡的男人竟也意外地带着几分好看,五官莫名带着全无刻意的冷漠。然而,欧尔麦特此刻最在意的,却仅仅是围在对方脖子上看起来既厚且暖的“围巾”与自己方才心心念念的大衣。当然,作为一名正直的老师与优秀的合法公民,欧尔麦特是决不会干出那种扒人衣服的缺德行径的。他的这个念头也真的只是在脑子里稍微停留了几秒,便被有些不舍地埋藏到内心深处了。
      不过,为什么大半夜会有陌生男子从树上坠落呢?上吊自杀未遂?被绑匪绑到树上自生自灭?深夜企图骚扰过路少女?(臭流氓!)……果然还是很奇怪吧,欧尔麦特想。周围仍是一片寂静,深夜的公园通常是没有人经过的,而这条小路又是偏僻异常,这个男人若是被晾在路上一个星期没有被人发现,那也是相
当正常的事。不再去细想对方的诡异出场方式,欧尔麦特决定打个电话给塚内正直,让自己的这位警察朋友来替自己思考这种令人头疼的问题。然而当发现自己并没有带手机后,老好人欧尔麦特沉默了几秒,随即叹了口气。他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托起了眼前来路不明的男子,继续走上了回家的路。
      远方的夜色又暗了一些。

     

『欧相』染指你,是我的兴趣(一)

-这里宋枝/八木枝,文笔渣到了一定程度,但我对欧相的爱是真的qvq
-欧相吸血鬼paro(也许这会是个……伪长篇??)
-6月刚入坑,ooc我的,欧相永远在一起吧w

      夜。
      一条穿过偏僻公园的被路边树林所遮蔽的小路上。
      似是被一层隐约的乌云笼罩了般,黑墨如染的夜空连几点稀疏零星的亮光也看不见了,惟有一轮惨白新月挂在人世上方,仿佛彰显这这个夜晚的不宁静。
      走在路上的欧尔麦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。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他总觉得今天的夜晚与其它这个时候比起来,有些不大寻常。
     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的教师,欧尔麦特几乎每天都会因为学生补习而留到深夜才能回家。学校并未特别开设教程,欧尔麦特却主动提出要帮助学生们补习解决难题。这个看上去瘦弱不禁、对待学生们却总是拿出近乎百分之百热情的老师,即使每天晚上都把学生留到很晚,迄今却也没有一位家长提出过反对或投诉,也没有一个学生不对他怀着深深的敬爱与感激。
      毕竟,他是第一个,也应该是最后一个主动提出到全市口碑最低的高中,并请缨去为整个年级中成绩最差的班级去教书授课的老师。
      一阵不知何处起的阴风吹过,欧尔麦特不由得用身上的风衣将近乎皮包骨的身子裹得更紧,脚步也加快了些许。天明明已经黑得彻底,此刻却好似又暗上了几分般,令人愈加不安。“啊、阿嚏!”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喷嚏袭来,欧尔麦特揉了揉鼻子,小声说道:“天气……还真是冷啊……”
      此时要是能有一件温暖的大衣出现在眼前,就好了呢。欧尔麦特一边想着,一边也仿佛对自己的胡思乱想有些无奈般,自嘲地笑了几声。
      于是突然。
      “砰”的一声,在自己正走的小路前方,欧尔麦特凭借着路边微弱的灯光,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什么从路旁的高树上掉了下来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是个裹着大衣的昏睡着的男人。
     

突然想开吸血鬼欧相坑。
就是那种俊典看上去是瘦瘦弱弱的人类,相泽是吸血鬼,后来由于各种爱恨情仇(嗯把恨仇去掉~)于是相泽毫不留情地一口把俊典变成了吸血鬼,结果作死被哔――到哭的那种。
你们觉得怎么样?